一位慰安妇最后的日子:阴影中她坚强乐观爱美(2)

时间:2012-07-05 09:49 责任编辑:小编-岁月童话 来源: 点击:

  2007年8月出版的《真相:慰安妇调查纪实》这样记录了陈金玉的经历——

  “1941年年初,日本人在我们这里建据点的时候,我16岁。当时日本人把我抓去当劳工。开始我被派去种水稻、蔬菜,不久就被编入了‘战地后勤服务队’,那时我根本不知道‘战地后勤服务队’是干什么的,只以为当了服务队队员比其他劳工要轻松一些。


点击查看更多图片

  “在我当了服务队队员后的第7天,我和其他姐妹正在吃午饭,日本兵来到我们住的工棚,叽里呱啦说了一阵子后,翻译就对我说:皇军叫你现在去他的房间,有事找你。当时我非常害怕,但又不敢不去,就跟着他们去。

  “从那以后,我天天都要被日本人强奸。就连来月经的时候也没有被放过。”

  如今,她的大腿、脸上、口腔,有好几处日本人留下的伤痕。

  这些伤痕伴随了她大半个世纪,可她从没想过去讨要什么。直到1996年,海南省政协组织一个课题组,调查二战期间的受害人,一位叫陈厚志的志愿者找到了这个满口黎语的瘦小的老妇人。

  她的生活半径一下子超出了这个到处是椰林的海岛。这个身高1.5米左右的老人,开始了她与时间的一场马拉松赛跑。

  2001年7月,陈金玉等8名海南“慰安妇”向日本政府提起诉讼,要求日本政府谢罪并赔偿。一审败诉。几年间,4位老人相继离世。

  2008年12月,干瘦如柴的陈金玉终于走出家乡,第一次乘坐海航免费提供的航班,到日本以原告的身份在二审中出庭。

  老人患有严重的风湿病,腰已经弯曲成大钝角。小儿子好几次看见她“腰痛得在床上打滚,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哭”。

  可在日本东京地方法院的法庭上,她的背挺得很直。这位病弱的老人给当庭的60多位旁听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有人记录了当时的场景。当法官问到老人第一次受害的情况时,老人在讲了一半之后,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:“那时,我才14岁呀!”

  因为过于激动,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整个身子都在颤抖。律师们为阿婆请来保健医生,上前摸搓老人的背部,安慰她。

  当时,82岁的日语翻译德永淳子哭了,坐在辩护席上的杉浦律师流泪了,旁听席上的一部分人的眼睛也湿润了。见此情景,法官宣布暂时休庭几分钟。

服务信息
分分彩:不担心自己的进球荒

分分彩:不担心自己的进球荒

分分彩官网:这两场并非真的友谊赛

分分彩官网:这两场并非真的友谊赛

锦尚中国站长分享圈子 为站长提供最好的建站资源

锦尚中国站长分享圈子 为站长提供最好的建站资源

罕见珍贵照片:朝鲜战争

罕见珍贵照片:朝鲜战争

因色诱汉奸失败惨遭枪决的美女间谍

因色诱汉奸失败惨遭枪决的美女间谍

偷窥美军隐身舰建造全过程

偷窥美军隐身舰建造全过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