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慰安妇最后的日子:阴影中她坚强乐观爱美(3)

时间:2012-07-05 09:49 责任编辑:小编-岁月童话 来源: 点击:

  休庭的时候,旁听席上没有人站起来,没有人走动,更没有人说话,大家默默地注视着这位老人。法庭格外安静,只有老人的哭声在法庭里回荡。

  次年,老人的背弯得更厉害了,这一次,她不得不坐在轮椅上再赴日本。


点击查看更多图片

  她说:“就是爬,也要爬去讨回一个公道。”出庭前,她特意把头发梳了又梳,戴上一顶航空公司送给她的新帽子。旁人说:“83岁了,她依然爱美。”

  这个听不懂普通话的老人说自己不懂法律方面的事情,完全不知道诉讼主体、海牙公约这些词,她只知道在“跟日本人打官司”,至于官司打赢了最想得到什么,老人说:“要他们知道自己做错了。”

  二审再次败诉。这位倔强的老人用土语嚷道:“只要活着就上诉到底。”

  在日本,老人并非一无所获。她收获了好心人送来的樱花糯米饼,还收到一根轻便的桃木拐杖。拐杖是一位95岁的老太太送的,老太太一直使用这根拐杖很多年,她希望这根幸运的拐杖能给陈金玉带来长寿,能看到胜诉的那一天。

  可只有这位八旬老人自己知道,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。随着身体越来越差,她甚至害怕出门,担心一走远就再也回不了家。

  从日本返回海口的当晚,由于广州大雨导致老人乘坐的航班备降珠海,待航班飞到广州时已经是深夜12点。航空公司考虑到老人年事已高,愿意为她安排免费食宿,可老人执意要回海口。她说,自己“只想回家,再晚也得回家”。航空公司不得不让她乘坐最后一个航班回到了海南。

  老人如此惦念自己的家,其实在很多人眼里,那简直不像一个家。两间矮小的破黑屋,没有一扇窗子,屋里唯一称得上电器的,是5瓦的灯泡。屋里唯一能看到色彩鲜艳的东西,是陈金玉20多年前为自己织的一条麻布筒裙,筒裙红、绿、黄的线条相间成图案,只有在节日,老人才会穿上它。

  小屋前摆放着老人的棺材,因为没有油漆,又经十多年的风雨侵蚀,表面看上去就像是一截腐朽了的原木。儿子文大英认为,那只是普通的木材所制,可母亲非要说是上等的木材,是黄花梨。

  就这个话题,母子俩可以争论上10多分钟,谁也说服不了谁,但争论时,他们都面带微笑,似乎并不在意结论如何。那时候,儿子觉得这个“弯得像把尺子”的母亲更像一个孩童。

  偶尔,老人也会看着棺材,伤感地自言自语:“跟我在一起的那些人都死了。就剩下我一个了。”

  在老人的一生中,相伴她最久的除了那些伤疤,就是一只镯子了。

  有人夸她:“你手上的银镯子很漂亮嘛!”这时,她会掩住嘴角笑出声来说:“哪里是什么银镯子呦,是铝的。”

  她说:“这个镯子是20多年前,老伴还在世的时候,取下废弃的暖水瓶上的铝,我给它弯成了一个镯子,老伴帮着打磨光滑,一直戴到了现在。”

服务信息
分分彩:不担心自己的进球荒

分分彩:不担心自己的进球荒

分分彩官网:这两场并非真的友谊赛

分分彩官网:这两场并非真的友谊赛

锦尚中国站长分享圈子 为站长提供最好的建站资源

锦尚中国站长分享圈子 为站长提供最好的建站资源

罕见珍贵照片:朝鲜战争

罕见珍贵照片:朝鲜战争

因色诱汉奸失败惨遭枪决的美女间谍

因色诱汉奸失败惨遭枪决的美女间谍

偷窥美军隐身舰建造全过程

偷窥美军隐身舰建造全过程